【信報專欄】憧憬收水尾聲 預想復甦太樂觀

繼鮑威爾「放鷹」之後,整個9月市場都相當擔憂會「收水」,大型科技股表現疲弱,就連蘋果公司過往每逢產品發布會前股價短線受追捧,今次亦沒有重演。

不過有「聯儲局洩密者」之稱的《華爾街日報》記者Nick Timiraos,本周三撰文預計本月聯儲局將會加息0.75厘,美股反而未有應聲再跌,似乎市場已經消化了這消息,甚至對近日聯儲局其他官員的鷹派言論都無甚反應。

這裏帶出兩個問題,首先市場是否已認定加息周期接近尾聲,所以有恃無恐地買貨?以利率期貨估算,債券交易員普遍認為11月議息只會加息0.5厘,12月的一次更只是0.25厘,相當一面倒地押注聯儲局在年底前就會把加息引擎「收油」,而且明年息率普遍預測維持在4厘不動。

市場這種想法,相當於認為明年通脹可以自然回落,當中離不開商品供應回升或者消費者需求被破壞這兩條路,總而言之與央行會否再加息無關。坦白說,這種想法,與過往幾十年每次聯儲局需要加息高過通脹率才可以「遏制」通脹的往績相當不同,究竟今次會是個特例,「這次不一樣」,還是只是市場人士一廂情願?相信兩個星期後的聯儲局會議前後就大致清楚。

熱錢仍多 縮信貸規模需時

第二個問題是,有沒有可能即使美國收水尚未結束,惟市場已經完全消化影響,甚至投資者提前押注衰退後復甦,因此股市見底回升?以筆者現時看法,仍然覺得這機會比較低,主要原因是今次貨幣緊縮的規模,以至對全球經濟後續影響比較大,維持時間可能長達數年。

過往交易員間有一種觀察,股市與經濟雖然不同步,但未至於可以永遠南轅北轍,股市走勢往往比實際經濟情況快9至15個月。如果現時全球股市見底回升,就相當於表示大約一年之後全球經濟就可以脫離滯脹環境,達到完全復甦,這樣的話未免太過樂觀。

筆者於早前的文章都有反覆提及過,長期來說環球經濟總會有好一段困難時期,不過股市每次去到估值偏低的水平,都會引來一堆投機者博反彈,除了因為當中有不少是誤以為「價值投資等於逢低買入」的散戶之外,也有不少是機構投機者。雖然美國已經加息好幾次,惟聯儲局的縮表進度相當緩慢,現時市場熱錢仍相當多,開始加息縮表到直接令銀行體系收縮信貸規模,往往需要很長時間,在機構投資者發現借貸開始困難前,這一班職業賭徒依然會賭到最後一秒,這正正是為何現時股市估值比股市前景走慢幾步的原因。

年底前市況波動 修心更重要

經濟前景難,年底前股市可能都是有波幅無升幅的格局,特別折磨人。阿米曾說過,「睇法好不如手法好」,但相比起看法和手法,現在投資者更須擁有堅韌心性,心理質素夠好更重要。前夜「事頭婆」駕崩,難免令筆者有一個好時代已跟隨逝去的感嘆,惟沉澱過後,想起了二戰時的英國抗戰名言「Keep Calm & Carry On」,阿米覺得很值得送給仍在股場的戰友們共勉。

筆者阿米(馮宏遠)為馭風聯合創辦人、華晉證券資產管理投資總監、證監會持牌人士。筆者及筆者客戶並未持有上述股票。

https://www.facebook.com/fryingr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