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專欄】鮑威爾言論3個啟示

聯儲局日前公布加息0.75厘,一如市場預期,不過當晚美股走勢就有如過山車一般。周四凌晨2時公布議息結果後,美股隨即急跌,半小時後儲局主席鮑威爾開記者會期間,納指反彈至逾1%,然而會後掉頭下挫,尾市以當日低位埋單。或許散戶對於加息已經開始麻木,議息會議後記者會亦很少人留意,不過今次鮑威爾的發言及答問,令阿米覺得對於未來一年美國貨幣政策有三大啟示,值得一講。

鮑威爾在答記者問題時講過一句,「My main message has not changed since Jackson Hole(我的主要睇法與Jackson Hole時一致)」,這就表明當通脹回落到2%之前,聯儲局政策會繼續不變,就算因此令經濟出現衰退及失業率上升都在所不惜。

明年減息無望 好友心死

第二個訊息是加息步伐更明確,年底前兩次議息會議應該仍會出手,但到明年聯邦基金利率就會穩定約一年時間,直到2024年才有可能再減息。

從聯儲局利率點陣圖可見,整體的加息預期較6月時大幅上升,現時2023年的預期息率中位數為4.625厘,大致符合前面的說法,不過對於市場來說這仍然相當「鷹派」,由於不少投資者估算明年就會有減息空間,就鮑威爾的講法,足以令到這批好友死心。

何況對實體經濟影響最深不只是利率有多高,反而是高借貸成本會維持多久,雖然美國今年5月開始大幅加息,事實上大部分企業及個人借貸成本都未有急升,高利率要傳導到銀行並且令商業貸款及按揭利率上升,是需要一段時間,現時不少銀行未有把借貸成本增加的壓力轉嫁至客戶身上,其中一個原因是有銀行界人士認為今次只是一個較短的加息周期,背後當然就是基於俄烏戰爭所推高,依然視通脹為暫時性。

就算聯儲局本身,在今年加息過後,明年按兵不動,無非都是預料明年通脹會因為高基數效應而回落。聯儲局對個人消費支出價格指數(PCE)的預測,今年PCE為5.3%,但明年PCE將回調至2.9%。筆者笑言這種心態是一種「自然療法」,冀望通脹問題置於不理也可以「自然康復」。

即使核心通脹部分能夠回落,整體通脹仍受食品和能源價格拖累,假如兩者都穩定,聯儲局算盤或許打得響,不過假如能源價格再升的話,就是另一個故事。以油價為例,紐約期油雖回落至每桶80美元水平,但整體石化能源供應短缺問題未見解決,歐洲今個寒冬能源荒嚴重,甚至要燒柴取暖,連木材價格都炒起,能源價格難有大跌的空間。假如明年油價重回100美元以上,聯儲局是否忍手不再加息,筆者是相當有保留。

最後記者問到鮑威爾加息要令大家經濟捱痛捱到何年何月,他承認加息令到經濟衰退的時間有多久是難以估計,而且衰退嚴重到何地步都難以預知。聯儲局今年經濟增長預測已由之前1.7%大幅調低到0.2%,明年失業率預測由現時3.8%升抵4.5%至5%的水平。

鮑威爾一直表明失業率在5%的水平是理想,相當於跟大家攤着明說,未來的苦日子還長,投資氣氛難好轉下,市場恐怕只會處於長期慢跌的狀態,老生常談都要說一句,持盈保泰為上。

作者阿米(馮宏遠)為馭風聯合創辦人、華晉證券資產管理投資總監、證監會持牌人士。筆者及筆者客戶並未持有上述股票。

https://www.facebook.com/fryingr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