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專欄】避得過衰退 躲不了滯脹?

踏入2023年,最受關注的宏觀議題就由通脹轉移到關心會否出現經濟衰退。看到同文畢老林兄提起「孳息曲線教父」哈維(Campbell Harvey)主動講今次曲線倒掛是不一樣,畢兄認同哈維第一點,孳息曲線與經濟增長的關係經大眾媒體廣泛「宣揚」後已廣為人知,以畢兄的說法就是「見光即死」,筆者還有一點看法想補充。

上年俄烏戰爭爆發令通脹急升,當時市場最關心石油、天然氣、小麥及玉米4種商品供應緊絀的問題,去年《經濟學人》曾以全球糧食危機作封面,呼籲各國一同應對。未知是否錯有錯着,能源和糧食短缺早在上年第一季已經眾所周知,原本預計各地的冬麥失收雖然的確出現,卻未有導致小麥價格飆升,現時小麥期貨價格甚至回落到俄烏戰爭之前的水平;去年冬季俄羅斯對歐洲斷供天然氣,歐洲天然氣儲量不足以過冬,歐洲人的做法包括把部分工業運作暫停,亦將一些燃煤發電廠重啟,居民採購木材燒柴過冬,甚至有人飛到天氣較和暖的地區避寒。總而言之各師各法後,問題順利解決,阿米見到都不得不佩服集體智慧下,群策群力的力量。

企業成本漲 勢掀加價潮

不過今次孳息曲線倒掛,是否可以避過經濟衰退,做到真正的「這次不一樣」?筆者就覺得要從兩個方面去探討。如果只是名義上經濟增長,的確有可能正如哈維與畢兄所言,在今年第一和第二季經濟增長放緩後,第三及第四季GDP有望以低空掠過方式避開衰退,當中原因除了是之前講過市場已充分做好準備之外,更重要的一點是,上年高通脹環境影響會延伸到今年,而且今年企業成本上漲壓力最大之處,將在企業融資成本及薪酬部分,即使去年第四季美國不少大型企業透過裁員削減開支,預料仍未能完全抵消成本上升壓力,最終會迫使企業需透過加價把上揚的成本轉嫁給消費者,而各企業加價這件事本身,就可能令名義上的GDP有所增長。

當然有人會問,加價理應會令需求減少,不過筆者之前已討論過,提早退休人數增加及職位錯配均會令勞工短缺問題持續經年,變相亦在確保工資會一直增長,消費需求不會如一般衰退期那樣萎縮。然而這一種名義上的經濟增長,是伴隨着通脹而來,所以即使我們能夠避過衰退,但筆者仍然擔心,今年市場需面對嚴重的滯脹陰霾。

今年無論美股還是中港股市,大家都在搶着問市況會怎樣,說穿了就是想知道指數預測如何,惟今年環球股市指數的上落未必如去年般明顯,筆者的看法是經過去年聯儲局大幅加息之後,高息環境及通脹對企業的實質影響要在今年甚至明年才陸續浮現,市場對公司財政健康度和盈利質素的要求會更高,這將是公司股價今年會在天堂還是地獄的關鍵,筆者留意的行業與前文所講無太大變化,然而會更深入分析公司營運數據,其中營業額持續增長及毛利率擴闊兩點尤其關鍵,相反遇到轉機股(Turnaround stock)的故事時就要更小心,在現時宏觀環境下,想價值尋寶最後尋到陷阱的機會只會愈來愈多。

作者阿米(馮宏遠)為馭風聯合創辦人、華晉證券資產管理投資總監、證監會持牌人士。筆者及筆者客戶並未持有上述股票。

https://www.facebook.com/fryingr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