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專欄】跨越「投資低欲望時代」

12日晚,美國公布12月消費物價指數 (CPI)按年升6.5%,符合市場預期。包括核心通脹率以及按月的變幅,完全在市場預料之內,毫無驚喜可言。根據芝商所(CME)Fedwatch tool在數據公布後預測,2月份聯儲局的加息幅度,幾乎肯定會是25點子。顯然,市場對息率見頂的預期仍很樂觀,同時美元繼續弱勢,美滙指數再跌穿短期103支持,美債債息及美股指數就相對上猶豫不定。預計兩三日內美股各指數,仍然持續激烈好淡爭持。

近日馭風總結去年成績,以中位數客戶為例,去年達到約12%的正回報。回顧我們能夠做到正回報的原因,是堅持以宏觀觀點出發去決定注碼,敢於保留相當高現金水平,這點是很重要。

捕捉故事與現實差距

馭風早在2021年底已經察覺到美國有持續加息風險,在去年初將倉位減至低於三成。第一季把握到由俄烏戰爭而產生出的農產品和能源等商品投機機會,在輕倉捱過第二及第三季反覆跌浪後,當第四季市場對港股完全失去信心時,再次把握機會,小注投機港股博反彈。我們察覺到市場宏觀故事與現實環境有甚大差別,捕捉到兩者差距收窄時刻,是去年獲利原因。

不過,今年情況與去年明顯不同,不少基金虧損達30%以上,機構投資者打法亦急急轉為極保守,市場上投資者有着相當強的從眾心理。簡單來說就是少做少錯,不求有功,但求無過。港股在三個月內由低位回升五成,不少基金經理錯過之後,策略上反而更為裹足不前。

另一方面,美國難以避開衰退或滯脹陰霾,亦令投資者傾向觀望。

阿米覺得現時最令人擔心的,是經過去年一役後,可能會出現投資上「低欲望時代」。過去十年八載有力累積到一定財富的中產散戶,不論在股市或樓市都已經「輸到怕」,現在寧願選擇定期存款都不肯投資;有些對沖基金在去年巨虧後,紛紛轉打安全牌,投資邏輯上看似四平八穩,但選股都是市場上充分反映的行業,躲在以為最安全的地方,往往才是最危險。

股債料回復背馳關係

去年由於加息幅度甚大,基本股債齊跌,維持「要錢不要貨」的格局;今年筆者預計投資者對買債興趣會大於買股票,除了是防守心理之外,宏觀敍述上普遍都認為聯儲局今年加息幅度有限,甚至樂觀地認為年尾會掉頭減息,這一點會令到美國短期國債有較佳的承接力。假如弱美元的勢頭仍然持續,今年上半年有機會出現股債不同向的情況,傳統上債升股跌,股升債跌的關係會回復。

相對去年偏重宏觀敍述,筆者和馭風拍檔們都認為,今年美國個別公司的盈利表現,會較宏觀趨勢更主導其股價的表現,執筆之時開始的美股業績期絕對要做足功課。與兩三年前不同,今次季績並不是發掘明星股的場地,而是要從中尋找有哪些公司是價值陷阱,相比起尋找十倍股,避開去年下跌五六成後,今年還要再跌一半的股份,更為重要。

作者阿米(馮宏遠)為馭風聯合創辦人、華晉證券資產管理投資總監、證監會持牌人士。筆者及筆者客戶並未持有上述股票。

https://www.facebook.com/fryingr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