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專欄】美滯脹格局未改 長期牛市難重現

俄烏戰爭令歐盟經濟制裁俄羅斯,俄就以斷供石油和天然氣作反擊,歐洲能源危機將會在今個冬季出現,本周二德國正修改《能源安全法》,引進天然氣價格稅,用稅收拯救財困的能源公司,以免國內能源供應商出現危機。以德國天然氣進口商Uniper為例,由於俄羅斯已自今年6月起減少供應約60%的天然氣,Uniper被迫以高昂價格在現貨市場上採購天然氣以補充供應缺口,造成公司巨大虧損。

歐洲缺乏能源衝擊重工業

歐洲第二大能源供應國挪威,能源公司員工亦因薪酬問題發動罷工,要求提高工資以紓緩通脹壓力,加劇俄烏戰爭帶來的能源供應缺口。以上事件先是禁運造成的成本推動通脹,再骨牌式使挪威員工受通脹之苦而罷工,商品價格及工資螺旋式上升,令通脹升勢跌入惡性循環。其實德國修改《能源安全法》的做法只是冰山一角,能源供應短缺衍生的問題,似乎會陸續蔓延至歐洲其他國家。

歐洲能源斷供實際上會有多大影響?歐洲本來對能源及電力採購需求量大,主要是用於供電及供暖上。為應付去年的嚴寒冬季,歐洲已消耗了大部分天然氣儲備。今年俄羅斯減少供應天然氣,令歐洲未能及時補充儲備,現時儲備只有約七成,較5年平均值低16%,處歷史新低。失去了俄羅斯的長期供應合約,現時歐洲各國要直接從市場以更高價格購入燃料,可預料歐洲購入的天然氣量應不足以應付今年冬季供暖,甚至在冬季供暖高峰期,由於缺乏天然氣為發電站提供燃料的風險,歐洲或被迫停止重工業業務。

歐洲是以重工業為主的地區,以德國為例,其工業產業佔國內生產總值(GDP)多於兩成,如果停止工業活動,將影響到生產力下滑,經濟停滯或倒退,加上通脹不斷上升,滯脹格局將會更加纏繞不去。據報自俄羅斯減少60%天然氣輸往歐洲後,德國化工龍頭巴斯夫(BASF)正考慮關閉在路德維希港全球規模最大的化工中心,一旦關閉勢衝擊下游玻璃、鋼鐵、化學品、陶瓷、食品及紡織等多個行業,影響嚴重。

早前歐洲憂慮衰退,令歐洲股市領跌,而紐約期油亦一度跌穿每桶100美元水平,先前大宗商品已明顯回落,以銅價及農產品較弱,市場一邊擔心經濟衰退,一邊又憧憬聯儲局會在經濟危機的懸崖邊煞停加息。

6月聯儲局議息會議後,根據Fedwatch網站從利率期貨價格計算,市場預期一年後聯儲局會加息至大約4厘,不過約兩星期後,市場預期一年後利率僅升至3.5厘,債市交易員間流傳今年加息後,明年甚至會反手減息的說法。

加息與通脹形成惡性循環

聯儲局主席鮑威爾跟隨通脹預期把利率舞高弄低,經濟及股市亦只會陷入「Killing Me Softly」的膠着局面。

長遠而言,聯儲局放慢加息幅度甚至減息,這樣只要商品供應鏈仍然緊張,經濟輕微恢復一點,通脹又會再升,然後通脹與加息會形成一個「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的惡性循環。在這種長期滯脹形態下,股市最多只有反彈,很難催生一個長期牛市,策略上,投資者可以考慮把握短期機會,但長期儲貨的做法就要多忍手。

作者阿米(馮宏遠)為馭風聯合創辦人、華晉證券資產管理投資總監、證監會持牌人士。筆者及筆者客戶並未持有上述股票。

https://www.facebook.com/fryingr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