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專欄】美國通脹見頂真假難辨

在本文刊登之日,2022年最後一個交易日已經完結。除了預祝各位新年進步,投資順利之外,少不免都要講一下明年的策略以及需要注意地方。

2022年全球陸續從新冠疫情之中走出來。不過,通脹就成為今年最令人關注的宏觀議題。由俄烏戰爭到中國封城,所引起的大停工以及運輸停頓和原材料短缺、供應鏈癱瘓,都令2022年物價百上加斤。通脹仍在失控上升,聯儲局無計可施下,就只有以緊縮貨幣政策應對,一改過去的準零息政策。

資金成本明顯上升,對於科技股、夢想增長股,以至其他因為低息而衍生的投資泡沫,例如加密貨幣等的衝擊極大。「契媽股」今年中由高位下跌九成者比比皆是,市場轉為追捧防守股以及現金流較好的股票,例如必須消費品股及食品股。

明年是有機會由通脹去到滯脹,再進入衰退的一年。雖然消費必需品股有抵禦衰退的往績,但是經過資金一年吹捧之後,現時估值已經變得頗高。明年是否還可以繼續做大贏家,則難以定論,但料不能與今年相提並論。

另一個很重要問題,就是美金的走勢。2022年加息幅度驚人,但是到今年年尾,市場仍然不斷憧憬通脹已經見頂。背後原因不外乎說,物價升幅已經好高,變相今年有一個相當高的基數,令通脹難以再大升;加上大幅加息一整年,投資者紛紛估計美國有經濟衰退跡象。預期消費需求變弱後,可以令通脹回落。

別相信美元明年回落

不過,事實上,美國第四季裁員潮主要是圍繞科技公司,裁員人數對美國失業率影響,只會在0.2百分點以內。加上這批「失業大軍」,與現時的零售及一般工種的勞工市場,出現勞工短缺,在工資及技術上都有嚴重錯配。這個問題很有可能要長期持續下去,工資持續地增長,亦令經濟衰退可能停留在名義上,對消費需求難有實質影響,變相令通脹需要長期停留在一個較高水平,聯儲局因此亦難以短期重新放水及減息。現在不少投資者認為美元已經見頂,明年會是新興市場股票的天下,筆者不會如此樂觀。弱美元交易以及新興市場股票部署,只宜作中短線操作,不宜長線部署,明年股票市場並不容易輕言見底回升。

篇幅所限,本篇先講比較廣闊宏觀概念,明年文章才找機會講一下美國、中港股市預測以及比較具體一點的投資策略。

作者阿米(馮宏遠)為馭風聯合創辦人、華晉證券資產管理投資總監、證監會持牌人士。筆者及筆者客戶並未持有上述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