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賭業股末日將至!?

澳門賭業股在9月中暴跌,相信大家還記憶猶新。事源澳門政府在9月14日宣佈就修改《博彩法》進行公眾諮詢,各大媒體聚焦其中一項改革建議,就是禁止「副牌」,加上六個賭牌都將於2022年6月26日同時到期,屆時所有既有賭場運營商都得重新競投,市場立即聯想到現時持有三個「副牌」的賭場 – 美高梅(2282)、金沙(1928)和新濠博亞(200)將會失去牌照。但其實修改《博彩法》的目的並不只是這麼簡單,失去牌照固然大件事,但即使能續牌亦不等於一切如常。

現時澳門的賭牌分三個主牌和三個副牌,2001年開放賭牌時,本來中國政府只淮增發賭牌至3個,但及後澳門政府用「行政長官批示」來衍生出三個「副牌」,坊間一直有說指這做法是北京不同意的,所以今次修改《博彩法》向副牌制度開刀亦屬出師有名。但如果用「直線思維」去理解為現時3個副牌持有人會失去賭牌,便想得太簡單,因為在諮詢文件中並沒有說要限制主牌數目為3個,政府大可以在取消3個副牌的同時增發主牌。

可是,我認為最後賭牌總數將會比現在的少,原因是諮詢文件內明確表示「為確保市場規模的穩定性,設定批給數目時,適宜從“重質”的方向考量,而非“重量”」、「引入太多承批公司將可能造成惡性競爭,甚至出現更多不合規範的行為,增加監管的難度,影響澳門在國際上得來不易的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美譽」。我認為這明示了政府想減少賭牌的意願,這意味著將會有賭場公司在新《博彩法》生效後失去賭牌,「大熱門」似乎會是全外資背景的金沙(1928)和永利(1128)。

諮詢文件所帶出的最重要的訊息,是政府決意要限制博彩業的規模,減少博彩業在GDP的佔比,不希望澳門繼續依賴博彩業,而是走向多元。而這就是我文初中指即使賭場公司能續牌亦不等於一切如常的原因。

諮詢文件內用了很大的篇幅去描述賭業快速增長所帶來的負面界外效果,例如「惟(博彩業務)在繁榮發展的同時,亦推高了本地就業人員的薪酬,為其他行業增添壓力,甚至壟斷勞動力,對中小企業 (例如零售業及飲食業) 構成競爭及擠壓,以及造成通貨膨脹、問題賭博等各種社會問題,對本地經濟結構產生影響」,「事實上,就現時整體博彩業規模而言,特區政府應對博彩經營權的行使作出有效管理,以確保其持續健康有序地營運發展。」

換句話說,博彩業已經由澳門經濟重要的基石,變成了建立澳門成為《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下所定位的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絆腳石。在政府這種取態下,可以預期打擊博彩業的政策將會接踵而來,而這將會大大影響澳門賭業股的長線投資價值。

修改《博彩法》諮詢文件中已經提到多項對博彩業的「改善建議」,如縮短牌照的批給期限、提升澳門永久性居民的股東在公司資本所佔的比例、建議承批公司向股東分配利潤時須符合特定的要件及應預先獲得特區政府的許可後方能進行、要求賭業公司須引入政府代表去監察公司的日常運作等。這些「改革」將如何影響澳門賭業股的投資價值,相信都不用多說。

總括來說,我認為澳門賭業股短炒投機未嘗不可,畢竟短線是跌了很多,但已不適合作長線投資。而要去投機賭牌的續牌情況,亦是非常困難,因為這是政治因素主導的事件,基本上是不能用基本面去分析,更何況,連修改《博彩法》的諮詢結果何時公佈都未知,這令事情難上加難。

作者陳錦鋒為馭風聯合創辦人、華晉證券資產管理首席投資組合經理、證監會持牌人士。筆者及其客戶並未持有上述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