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專欄】如何渡過「富人衰退」

港股及美股經過1月份相當亢奮的反彈後,踏入2月顯得後勁不繼。對於投資者而言,美國經濟即將軟着陸的說法相當流行,加上1月非農就業人數大增51.7萬人,失業率亦降至3.4%,是1969年以來最低。

就業數據極強勁,投資者更把衰退憂慮拋諸腦後。不過,隨之而來的是通脹會否再次回歸,認為聯邦基金利率快見頂幾乎已成市場共識,早就對再加息放下戒心,但會否只是市場一廂情願,其實現時加息周期只去到山腰,橫行一段時間後又要再次攻頂?

美國藍領白領就業分化

要拆解這個迷思,阿米認為,首先要深入了解非農數據當中的魔鬼細節。儘管通脹高企、加息周期開始,而且有衰退風險,但仍然無阻公司增加人手。

美國在過去3個月新增達110萬個職位,而且1月份招聘步伐再加快。另一邊廂,去年經濟增長放緩,消費者儲蓄減少及縮減開支,不少大型企業又裁員,當中更集中在科技行業,這種藍領增聘而白領裁員的景象令人困惑。

其實,大肆招聘人手的行業,不少是經濟活動中的中流砥柱,包括餐廳、醫院、安老院及託兒所等,當美國進入疫情後期復甦階段,這些行業終於可以開始重新增添人手,而且增聘速度遠較亞馬遜及微軟等科技巨企的裁員計劃為高。

從非農就業數據細項着眼,醫療保健、教育、休閒和飯店等服務業領域,佔全部私人公司職位接近四成。上述服務業在過去半年增聘近120萬個職位,已佔私人企業新增職位的六成以上。

相反,科技巨企只佔全部私人機構職位的2%,就算連番裁員,對整體就業人數影響極為有限。簡單來說,服務業在疫後復甦,人數上足以抵消科技業裁員的影響有餘,牌面上不是衰退格局。不過,今次美國經濟很可能要經歷一場「富人衰退」(Richcession),即是今次經濟「衰退」並不是由所有收入階層一齊承受,受害的反而集中在高收入階層和企業老闆身上。

加薪要求催生上升漩渦

一般勞工階層,由於職位空缺增加,薪金議價能力提高,低技術職位薪金可望追回疫情前落後的增幅,例如麥當勞美國員工的平均時薪,已從兩年前的11美元,急升至15美元,短期而言可以此抵消物價的升浪。

然而,企業要同時面對員工薪金、原材料以至租金的多重成本上升夾擊,除了要積極節流外,無可避免亦要加價開源,把成本轉嫁到消費者。當市民生活成本上升,勞工階層對加人工的要求就會更為劇烈,形成上升漩渦。

如此一來,雖然大宗商品價格今年回穩,但在「成本上升漩渦」下,恐怕原來以為已經平復的通脹會再次復燃。

筆者之前亦有講過,投資者對於到底是衰退、滯脹還是美好的「金髮女孩經濟」(Goldilocks Economy),暫時難以看清,可以預見美股走勢仍然會由市場論述主導,多於反映經濟實況。

換言之,對經濟數據的解讀,可能比數據本身更為重要。想知道美股如何攀越衰退與滯脹的「憂慮之牆」,可以報名參與馭風在本月25日的座談會「老派牛熊之必要?」,屆時阿米及拍檔將會為大家一一解答。

作者阿米(馮宏遠)為馭風聯合創辦人、華晉證券資產管理投資總監、證監會持牌人士。筆者並未持有上述股票,筆者客戶持有微軟、亞馬遜及麥當勞股票及衍生工具,並可能隨時買入或沽出。

https://www.facebook.com/fryingr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