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專欄】別人Strong Hold我Stop Loss

美國長債債息繼續升,但聯儲局主席鮑威爾日前出席公開活動時,只表示國債孳息率上升引起他的注意,對近期通脹升勢亦未有表示擔心,與市場期望老鮑至少會「出口術」干預債息的預期相差甚遠。鮑威爾發言後,10年美債債息即突破1.5厘,加上OPEC+會議沙地阿拉伯表示4月繼續減產,超出市場預期,紐約期油隨即突破每桶65美元,阿米預計長商品短美債的交易仍會持續,10年美債息向上逢20點子一關,今年上半年上試1.9厘的機會不低。首當其衝會是科技股等夢想類股票,以納指為例,現時高位下跌已一成,但相關指數的波幅指數仍未見急升,可見市場此刻恐慌程度相當有限,反覆慢跌比起急跌走火警,對投資者而言是更傷。

正當不少散戶仍在大叫堅定持有Strong Hold,筆者卻靜靜地跟從交易紀律,將不少增長股短炒倉位Stop Loss(或者止賺)。核心持股部分仍會繼續持有,不過如果愈跌愈買,而且愈買愈濫,將核心持股這概念無限放大,這其實只是交易員自己不去止蝕和愈跌愈溝貨的藉口。

從事資產管理行業,外人可能覺得操作OPM(Other People’s Money)很輕鬆,其實大部分客戶交給你的錢,都可能是他畢生積蓄的一大部分甚至全部,由管理開始,就不能預計客戶一定會願意或有能力再加注。因此做基金經理,一定要懂得知所進退,平日要管理好客戶的預期,操作時不可以太執着於單一風格的投資手法。

市跌靠高息股未必可行

不過,基金經理現實上很難一人同時抱持兩三種不同風格的投資模式及心態,而勉強自己猶如精神分裂一樣去投資,亦不可能做得好,因此最理想的方法是引入不同策略的投資經理去組成團隊,透過Expert Circles去互補不足,亦能有效分散投資風險。但這在滿街Alpha Male的基金界可說是鳳毛麟角,事關每一個基金經理都覺得自己才是最好,很難科學地面對自己的成敗,理性面對市場,這往往亦是他們最終在市場沒落消失的主因。

正如一開始所講,市場仍在調整中,以往市跌不少人損手後會轉抱高息股避險。筆者在此提醒,這一次未必可行,美債債息上升,但無風險利率與高息股股息率的利差大致維持不變,意味市場會要求高息股有更高的股息率才收貨,故債息及利率上升的環境,避入高息股可能倒過來有反效果。

作者阿米(馮宏遠)為馭風聯合創辦人、華晉證券資產管理投資總監、證監會持牌人士。筆者及筆者客戶並未持有上述股票。

https://www.facebook.com/fryingr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