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專欄】儲局短鴿長鷹 候「反彈逃生窗」

本來預計11月的美國聯儲局議息會議無甚看頭,誰知主席鮑威爾在記者會中表明暫停加息為時尚早,就震散了仍在發夢中的市場。阿米對鮑威爾言論解讀,簡單一句就是短期加息速度會放慢,但是息率就有排都未見頂(It is very premature to be thinking about pausing),好多投資者仍然是發着明年年底就會減息的春秋大夢,鮑Sir這句說話無疑就是一盆冷水照頭淋。

不過鮑威爾其實有沒有具體地提出之後的加息步伐?其實到現時仍然沒有。他僅暗示會在12月會議的經濟預測撮要中再次提及他們的想法,換言之就是「拖字訣」。

當然這樣反而與不少宏觀交易好手的想法頗為吻合,以現時美國通脹趨勢以及聯儲局以加息「遏抑」通脹的決心來看,現在說加息完結的確是言之尚早。

根據芝商所(CME)的Fedwatch tool顯示,市場預測至2023年9月聯邦利率達5.25厘,相當於今年12月加息0.75厘後,明年再加息0.5厘就會「到頂」。

跌市指標逼50 破位恐冧

鮑威爾拉長加息周期,「短鴿長鷹」的做法固然有其考量,不過阿米亦已多次提過,現時利率水平並不能解決通脹問題,深層經濟問題將逐漸浮現,鮑Sir亦是凡人,豈能預料這種種變數?

雖然危機未至,亦可用一些指標幫忙探路,例如筆者「金融地震儀」指標之一的FRA-OIS利差,這是3個月的遠期利率協議(Forward Rate Agreement)和隔夜指數掉期(Overnight Indexed Swaps)的利差,反映美元流動性的壓力指標,當利差上升表示資金流動性出現問題,信貸市場或受壓。FRA-OIS利差在會議公布後持續飆升,創出一年新高49.88,追貼2020年疫情爆發時50的水平。

參考歷史數據,該利差在50左右就會有阻力,如果在接近50的水平回落,股市雖然有跌勢,但不會有經濟衰退情況發生,例如2011年、2016年及2018年,美股都有深度回調,相反如數值繼續上升就會發生2020年3月和2008年環球金融危機等類似的熊市。

靜待非美元加息追落後

美國未加完息,惟是否因此就看美元長升不回,又未必如此。假如通脹不是急速上升,聯儲局明年初的加息速度比較今年可能稍為放慢,與此同時其他非美元貨幣例如英鎊、日圓,有可能要在明年加息「追落後」,反而令美元有短線回調,如果更加樂觀一點的話,甚至股市有機會出現一個「逃生窗式反彈」。

至於這顆煙花會在今年年底還是明年第一季放,就不得而知,只能夠說保持倉位靈活,定好止蝕位先立於不敗,然後積小勝為大勝,密食當三番,年底就有機會三番變三辣亦未可知。

筆者阿米(馮宏遠)為馭風聯合創辦人、華晉證券資產管理投資總監、證監會持牌人士。筆者及筆者客戶並未持有上述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