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義玻璃 - 管理層增持為一大利好訊號

信義玻璃(868)是另一隻我們在上個月送出的彩蛋,認為會在這季度有好表現的股票。

 

信義玻璃在3月1日公布了2020年全年業績,業績是好是壞我容後再談,吸引我注意力的,是公司大股東和管理層在禁售期(Blackout Period)一完之後,翌日便開始在市場上增持信義玻璃的股票。大股東兼公司主席李賢義、行政總裁董清世及公司副主席董清波在3月2日開始在市場上增持,一直在買,買了差不多兩個月,作價由$20.8至$25.8291,共買入近1700萬股,而且可能到今日還未買完。

 

回顧之前管理層增持之後,信義玻璃往往都能開展一段升浪。由2017年至2020年,管理層總共有6段時期增持信義玻璃的股票,在這6次增持之後,其中5次都緊隨著一段升勢,只有在2018年6月的那一次增持之後股價繼續下跌。最厲害的一次要數上年3月肺炎熊市,人心惶惶時在股價底部大手增持6000萬股,當時增持價格只是$8附近,計一計到現在持貨一年,股價已經升了200%,帳面賺了10億。

 

筆者就過去6段增持後的股價表現作了數據分析,用每段增持的最後一日作起點計3個月內的最高位,與管理層的加權平均買入價作比較,平均升幅達36%。如果把2018年6月那一次剔除,平均升幅更達43%,最高的一次升了67%,最少的一次也有20%。截至4月23日,今次管理層增持的加權平均買入價為$23.2975,假如用平均升幅43%計,信義玻璃股價可達$33.3,就算用最少升幅20%計,股價也可達到$27.95。

 

當然,你可能會問為甚麼今次不會重覆2018年那一次?一定會展開升浪嗎?

 

沒有人有水晶球,筆者也不是說信義玻璃一定會升,沒有人是神仙,總有「睇錯」的時候,所以每一筆交易在進場時已經設好止蝕的位置作風險管理。止蝕位的另一重要性,就是幫助計算值搏率。

 

舉一個簡單例子,如果買入信義玻璃的價格為$26,目標放在$33,即之前說用管理層增持價平均升幅43%去計的位置附近,而止蝕位設定在$24,即4月以來的低位,這樣我們便可以計到潛在回報$7,潛在虧損$2,是一個以$1搏$3.5的交易,再配合之前針對過往6次管理層增持之後股價表現的數據分析,知道歷史上勝率是83%(6戰5勝),高勝率加高賠率,就是一個高值搏率的交易。但要重申,這只是一個簡化的例子去闡述值搏率的概念,並不是筆者自己真實的trading plan,筆者的買入價、目標價及止蝕價並非如此。

另外,亦可以參考一些「環境證據」去輔助判斷未來股價的走勢。筆者估算今次不會重覆2018年那一次,原因是市況有根本上的分別。2018年是跌足一年,呈慢跌格局的熊市,而現時筆者認為我們仍身處於牛市之中。加上從公司基本面上看,信義玻璃2020年業績非常對辦,業績公布後,大摩、瑞信、美銀等大行均紛紛上調信義玻璃的目標價,業績及前景均備受肯定。這些對公司基本面及大市的分析都構成我們投資決定的一部分。

 

基於以上的分析,馭風在上次Facebook page的活動,及在港台「E線金融網」中都特意點題信義玻璃這股票。到了今日,信義玻璃的股價已經起動,昨日亦創歷史新高,高見$27.5,已經比管理層增持的加權平均買入價升了18%,已經不太值搏。筆者寫這篇文章,只是想闡述之前推介信義玻璃的原因,及介紹一下馭風的投資思維,並不是要大家現在追入,因為最理想的買入點已經過了。找出好股票很重要,但把握正確的買入點對馭風更是重中之重。

 

作者陳錦鋒為馭風聯合創辦人、華晉證券資產管理首席投資組合經理、證監會持牌人士。筆者並未持有上述股票,筆者客戶持有信義玻璃股票及衍生工具,並可能隨時買入或沽出。